开心一笑,开心日记,开心乐园 - 寻开心网

主页 > 开心日记 >

一个充满爱的氛围里

时间:2020年10月11日 来源:xkaixin.com 作者:寻开心 浏览:

当“哐啷啷”一声,小鬼把铁链套在我脖子上时,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!虽然我在水里,但不是被淹死的,而是被情夫掐死后推入水中。“你把我带到哪里去?”我挣住脚恐惧地问。“青面獠牙的小鬼咧嘴一笑:“还能到哪里去?自然带你去阎王殿喽!”“好,我要到阎王哪里去伸冤,为什么我的寿命这么短?还有这杀千刀的刘如龙害死我,难道就这样消遥法外?哼,太便宜他了!”小鬼有点不耐烦了,催促道:“别在这里?嗦了,到阎王那里你自己说吧,我可是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带你去交差,否则就得挨鞭子。”

这阎王殿可真阴森恐怖,阎王爷的那张脸狰狞凶恶,站在他后面戴着高帽拖着几尺长舌头的白无常和黑无常,“嘿嘿”地笑得我毛骨悚然。我闭着眼睛大声喊:“冤枉啊——”“下面跪着的是何人?”阎王问。“民女周秀娥。”“你有什么冤枉?”“阎王爷啊,民女才三十出头年纪,你干吗派小鬼把我抓了来?”“难道是抓错了?”阎王命旁边的判官:“你查查生死簿,看她寿限多少?”

判官翻开生死簿查了一会儿说:“应是七十二岁。”我大喊“冤枉!”“那她怎么会``````”“回大王。”判官报告说,“她为了男女私情故而折了寿。”“男女私情乃是人之常情,在物欲横流的世间不足为奇,但也不至于折这么多寿啊?”“回大王,她不该跟一位有妇之夫勾搭,且执迷不悟,定要人家离婚,又言而无信,人家被逼得走投无路,才对她下了毒手。”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阎王摇头叹息,“唉,世上多少人都为这‘情’字所困,而不能自拔,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太不值得了!岂不知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也。周秀娥,你不能怪罪于我大王,应该怪罪你自己。”

我低头无语,可心里不甘,便又叫起屈来:“可不能便宜了这狼心狗肺的家伙,难道他害死了我就不折寿了?”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“刘如龙。”阎王又叫判官查生死簿。判官查了后报告说:“刘如龙本可活到八十一岁,可他为情杀了人,故只能活到四十二岁。再过几个月他东窗事发锒铛入狱,半年后便被处以极刑,也要到我们阴间来了。”“周秀娥,你听清楚了吗?这就叫冤冤相报!到时候本王让你们在这阎王殿上对质。”

我忙大声喊:“大王,到时不用对质了!”“为何?你不是叫屈吗?”“他到阴间来陪我我就不觉得屈了,毕竟我跟他好了那么一场,又差不多一块死,活着不能做夫妻,死了能在一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!”“哈哈哈哈``````”阎王止不住仰脖大笑:“真是死有余辜!丢了命还抱着‘情’字不放。告诉你——别想得太美!黄泉路上你们不会碰头!如果让你们这些情种在一起,我这阴间岂不变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?叫我这阎王爷还怎么当?小鬼——”他一声吆喝。“在!”“把她押入大牢,好好改造,若改造不好,打入地狱,永不超生!”

“走——”小鬼挥起鞭子使劲朝我抽来,“叭!叭!”“呜``````”我痛得用手护着身子哭着走出阎王殿。

我被关进了女牢,里面都是跟我同一天死的女人,几乎都是老妈子。一位满头银丝的老鬼颤颤巍巍从稻草垫上起来,问我:“你怎么年轻轻也来了?像我这岁数来这不冤枉,算是长寿了,而你实在太屈了!”我不禁又伤心地哭了起来:“呜``````都是这杀千刀的男人,把我给掐死的。”“噢——这男人这么心狠手辣!到底是为了什么?能不能说出来给我听听?”我止住哭清了清了嗓子,慢慢诉说起来。

他是我们公司新调来的总经理,叫刘如龙。我一见他便被他一米八的个头,凛凛的身躯,堂堂的仪表所吸引。我是他的小车司机,第一次为他开车,从前面的反光镜里看见他,止不住砰然心动。他不正是我寻找了了多年,一直没找到的白马王子吗?为了找到他这样的男人我被拖成了三十一岁的剩女!

他见我看着他微微一笑,露出两个酒靥。啊,男人也有酒靥,太稀少了,他笑得如蜜般甜酒般醉!“你开了多少年车子了?”“八、八年。”我紧张得说话结巴。“那是老司机了。记住宁慢别快,安全第一。还有不能喝酒。”“嗳。”我大声答应,“一定保证总经理的安全!”“谢谢!”他用带磁性的声音向我道谢。我感到心里暖暖的。

他到公司的下属单位去作报告,那口才,啧啧,真是没得说的!不是夸张,会场里静得连绣花针掉在地上也能听见!后来我知道,他是下乡到市郊农场的知青,从一名普通职工,发展为党员,又从连队的党支部书记,提拔当了党委书记。听说当年王洪文到农场视察时,很欣赏他的才干,说他可以当个外交官。打倒四人帮时,他为这事还受了牵连。不管怎么说,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这么年轻就当总经理,真是前途无量啊!我对他既敬佩又爱慕。

我知道自己不漂亮,相貌平平,也是我至今还是单身的原因之一。为了博得他的欢心,我尽量将自己装扮得让他看了舒服,但我也有优点,那就是丰满!另外我做出很温存的样子,我知道男人都喜欢温柔体贴的女人,便为他准备了奶糖饼干等食品,因他经常会开得很晚,会饿出胃病来。每次他都没有拒绝,都感激地向我道谢。

那老鬼打断我的话说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明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,为什么还要煞费脑筋去博得他的喜欢呢?你这是不道德的,是在做人人痛恨的第三者知道吗?你不觉得太自私了!”我振振有词说:“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!第三者又怎么了?现在社会上第三者还少吗?”“你这是不要脸!恬不知耻!”她竟骂我。我不以为然:“反正我抱着这样的宗旨——我喜欢的就要不择一切手段得到!其实这也是爹妈从小把我宠坏的,只要我喜欢他们就什么都依我,我就是要天上的月亮,他们也要想法去摘。”

“那么你们是什么时候有这种事的?”老鬼又问。“那是在一个夜晚,美丽的苏州河边——”我幸福地回忆着,“无意中他的手碰到了我的手,大家都有种触电的感觉,我便趁势倒进了他的``````”“你怎么知道他也有触电的感觉?”我哈哈大笑:“你这老鬼怎么连这也不懂?人是有情感的动物,一男一女长期处在一起,怎么会不产生感情?从他的眼神和颤抖的手上就可以看出。再说那晚月光似水,霓虹灯倒映在粼粼水波中,既浪漫又温馨,在这样一个充满爱的氛围里,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守得住?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